【解码世界杯B组】“时政组”不相信弱肉强食

“一大”带“三小”?B组的4队乍看上去,大体形势似乎就是这样。作为上届殿军、2020欧洲杯亚军和本届世界杯的冠军热门候选之一,英格兰必然带有点本组大哥的感觉,头名晋级那是理所应当,其他3队则似乎只能争取小组第2。而无论美国、伊朗还是威尔士,都算是球迷并不太陌生的名字,他们有明星有实力不可小觑,但也没有强到可以被称之为“世界杯的重要力量”。所以,这会是一个三狮称雄,余下3队混乱的小组?这只是纸上谈兵的结果。

其实在某种标准下,B组也有些资格被称作是“死亡之组”。为什么?可以看看所有4队的国际足联排名。按2022年3月底,世界杯小组抽签仪式前的最后顺序来看,这一组绝对是本届大赛8个小组中相互差距最小的。最高的英格兰排第5,最低的伊朗也有21,中间的第二档球队美国第15,而通过附加赛晋级最后才加入的威尔士则是18。

如果按2022年10月的积分,也就是世界杯前的最后排名来看,美伊威3队的距离则更近,分别为16、20和19,堪称旗鼓相当。英格兰则依旧是第5,看起来还是高出一头。不过国际足联排名未必能代表可以在卡塔尔发挥出的水平。在这个问题上,心存高远的三狮军团其实也有隐忧,未见得就能轻描淡写一路轻松。

不可否认,论成绩论班底,英格兰队都是最近几年最为成功的国家队之一。他们是上届世界杯的殿军,也是去年欧洲杯的亚军,队内群星璀璨,且大部分都已经经历过大赛的考验。在实力过硬加经验累积的前提下,三狮必然会把目标定在最高处——争取时隔56年重夺金杯绝对不算是空谈。

不过仅以2022年已经结束的比赛来看,英格兰的表现却是大不如前,除了3月友谊赛击败瑞士和科特迪瓦之外,余下6场欧国联较量他们竟然一场未胜。德国、意大利没踢赢,甚至还被匈牙利双杀,惨淡如此,主帅索斯盖特便再度成为了众矢之的,舆论对其早有“风格保守、上限不高”的质疑。

还有一点不可忽视的是,伤情对球队的影响确实不算很轻,主要是中后场损失不小。另外再算上马圭尔的状态严重下滑以及亨德森的老化,英格兰还是不能把小组赛搞得太想当然。别忘了,三狮在世界杯2次出战美国还没赢过,1950年被山姆大叔教做人留下世界杯史上最大冷门一,2010年战平美国,则导致最终仅列小组第2,出线就被德国暴打;而对小兄弟威尔士,在6年前欧洲杯上,三狮也是耗到伤停补时才幸运绝杀。

从场外的角度来看,本组则算是故事多多,相关国家的双边关系经常登上时政新闻的头条。英格兰、威尔士同属英国,不列颠内战向来火星四溅;而美国与英国又有着不解的历史渊源;至于伊朗,他们与星条旗的紧张关系人尽皆知。如果论军事、外交,美国自然最为强横,但足球场上呢?他们胜出的把握则显然小了太多太多,1998年就曾经败给伊朗。不过好歹也是第二档的球队,虽然是比较靠后的那种,美国也同样有资本向往佳绩。而此前两次参加世界杯,他们也都杀进了16强。

美国并没有参加4年前的俄罗斯世界杯,当时他们折戟预选赛,跌入了近30年以来的最深低谷。此番卷土重来,美国足球谈不上彻底复兴,只拿到北美区第3的战绩并不值得特别夸耀,但他们的队伍中还是有不少出色的良将,比如球迷熟悉的普利希奇、麦肯尼等等。他们在欧洲联赛踢球,也许咖位并不够大,但实力并不可小觑。

在B组4队中,伊朗曾是此前唯一公开了30人初选名单的。这或许可以理解为他们的选材范围相对固定,变数较小所以不用刻意隐瞒/回避什么?而可以确定的是,部分国家队成员在11月5日就开始集结,除了那些在欧洲联赛效力的选手,球队有差不多一半人手可以提前进行准备。当然海外球员依旧是伊朗的王牌,比如在德甲勒沃库森效力的阿兹蒙,而在波尔图踢球的塔雷米本赛季更是风头很劲,不仅在葡超射手榜并列第3,欧冠更是5场5球助本队小组赛头名晋级。

另外必须指出的是,伊朗队拥有经验丰富的葡萄牙籍教头奎罗斯,过去两届世界杯也均由其带队,但奎罗斯却不是带领该队通过世预赛的人物。2019年亚洲杯止步半决赛之后,葡萄牙人就挂印而去,走后还传出了伊朗足协长期欠薪的说法。然而在去往哥伦比亚和埃及国家队转了一圈之后,奎罗斯今年才回到了这支他曾经执教8年的队伍。

正所谓破镜重圆,双方的再度合作应该很有看头,不过重逢本身就是一个有些蹊跷的结果。一方面伊朗的炒帅比较莫名,前任教头斯科西奇曾在2022年7月经历过被炒但又马上官复原职的闹剧,而他的带队成绩一点都不差,18场15胜胜率高达83%。然而在伊朗足协换届选举之后,这位克罗地亚人还是突然遭到罢免,新主席则直接迎回了老熟人奎罗斯。

奎罗斯之所以有空,最重要原因是他在埃及国家队干得还不够好。2022年年初的非洲杯决赛和后来的世预赛非洲区第三阶段,他带队都输给了塞内加尔。所以带队冲击世界杯失败的奎罗斯,这次能不能在回到熟悉环境的情况下做出突破?在俄罗斯和巴西,伊朗队都曾经有过一些值得肯定的表现,但号称亚洲顶级的他们终究还是未曾品尝过小组出线的滋味。

作为2022年6月才通过欧洲区附加赛锁定入围资格的威尔士,则是标准的末班车乘客,但身为第4档并不代表他们就一定最弱,毕竟红龙也曾经有过欧洲杯杀进半决赛的辉煌。虽然相比6年前的那支队伍,如今的威尔士其实早已变样,如贝尔、拉姆塞这些曾经的王牌人物要么老化、要么退化,寄望于他们单独扛着球队前进似乎是非常理想化的做法,但与此同时,新一代球员中亦有值得一提者,比如效力过曼联的边锋丹尼尔詹姆斯,又或者出身自利物浦青训的边卫内科威廉斯等等。

当然从话题热度来说,威尔士最让大家关注的,必然还是已经33岁的贝尔。离开皇马后去往美国,早就进入半退休状态的威尔士人之所以还要为洛杉矶FC效力,尽量保持状态给征战世界杯蓄力就是唯一原因。别忘了这不仅仅是贝尔的第一届世界杯,也是威尔士国家队自1958年以后的第一届世界杯,没有人不会想在这历史性的时刻留下值得回味的记忆。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